• 百度
  • 谷歌
  • 搜搜
  • 导航
  • 导播
  • 记忆
当前位置:导航与评论 > 每日评论

曾受政府表彰幼儿园被拆迁部门认定非法办学

2011/1/19 阅读(23414) 评论(0) 收藏
新京报

1月15日,彩虹桥幼儿园,一名孩子趴在窗户边朝外张望。该园面临拆除。本报记者 杨杰 摄

1月15日,彩虹桥幼儿园,一名孩子趴在窗户边朝外张望。该园面临拆除。本报记者 杨杰 摄

  一边是政府部门颁发的“创办打工子弟幼儿园,为流动人口服务”奖项,一边是拆迁部门拿出的“非法自办幼儿园,应依法予以取缔”通知。

  近日,丰台南苑乡大红门村,彩虹桥幼儿园园长王立微很困惑。大红门旧村改造拆迁,这所有百余名孩子的幼儿园被认定为“非法办学”,除了得不到补偿,村里也不负责为幼儿园寻找新址。

  非法自办幼儿园面临拆迁

  彩虹桥幼儿园是一所打工子弟幼儿园,在校孩子一二百名。

  本月10日,大红门村委会向学生家长发出一封信。信中称,依照《丰台区非法自办幼儿园安全隐患排查整治工作方案》,彩虹桥幼儿园属于非法自办幼儿园,应依法予以取缔。大红门村正进行旧村改造工程,该园应被拆除。

  村委会在信中表示,该幼儿园孩子可免费在大红门幼儿园生活学习至今年春节之前。

  该幼儿园内孩子的家长,许多在大红门经营服装。

  多名孩子家长坦言,因不是北京户籍,孩子入公办园很难,这才选择彩虹桥幼儿园。孩子已熟悉这里的环境和人,若突然转园难以适应。

  曾因“创办幼儿园”获奖

  “先前是政府表彰,怎么一下就成非法了?”王立微一手拿着获奖证书,一手拿着“非法办学”通知说。

  王立微是彩虹桥幼儿园园长,2006年,她被评为第二届北京市“创业青年首都贡献奖”金奖。

  该奖是共青团北京市委、北京市委宣传部等部门授予,当时媒体公示材料显示,“王立微创办打工子弟幼儿园,受到家长欢迎,为流动人口服务等方面取得成绩”。

  对于“非法办学”,王立微说,该幼儿园的确没有资质,她曾到教委询问“转正”事宜,但未获同意。

  王立微认为,拆迁应给幼儿园补偿,并帮助幼儿园寻找新址。

  拆除幼儿园无补偿无新址

  “全村都要拆,上哪儿找地方?”大红门村党支部于书记说,大红门村属于北京市五十个重点挂账村之一,旧村改造是上级政府决定的工程。整村都面临拆除,无法为彩虹桥幼儿园寻找新址。

  南苑乡政府相关负责人称,彩虹桥幼儿园租赁的地点,产权属村集体所有。有人从村委会租下后,没有经过村委会同意,再转租给了幼儿园,此租赁关系应属无效,“幼儿园无法得到补偿”。

  昨日,丰台区教委表示,彩虹桥幼儿园未在教委注册登记,属于非法自办幼儿园。所在村庄正在拆迁,该校无法再办,涉及学生将被安置到公办幼儿园。

  ■ 讲述

  人大代表曾为幼儿园带来希望

  45岁的王立微,原是浙江某民办幼儿园教师。

  她称,1998年到北京游玩,得知许多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入托难,萌发在北京办幼儿园的想法。大红门附近商城,集中外来务工人员,王立微投资10余万元的幼儿园就选在大红门。

  “开始条件很差,学生也少。”王立微说,2001年,幼儿园搬入大红门村,条件大大改善。

  据媒体报道,2001年3月12日,时任丰台区副区长的闫傲霜等三位全国人大代表,前往彩虹桥幼儿园(当时名为虹桥幼儿园)调研。

  王立微回忆,当时代表们询问有何困难,她提出是否能选个大点、稳定点的地方办园。

  据媒体报道,大红门街道办事处也准备为这所“打工子弟幼儿园”寻找房源。

  “之后就没了下文。”王立微说。

  2006年11月,王立微获得“创业青年首都贡献奖”。她认为,这是政府对幼儿园的肯定,便筹钱加盖房屋添置设备,扩大规模,总共投入近300万元。

  获知“非法自办幼儿园”的定性后,王立微无法接受,“作为创业青年为首都做的贡献,难道就是个非法‘黑园’?”

  王立微承认,幼儿园每年约有10万元的盈利,但300万的投资至今未收回,“如果没有政府肯定,也不会再投入这么多”。

  ■ 疑问

  非法办园为何获官方奖励?

  2006年11月,彩虹桥幼儿园园长王立微获得“创业青年首都贡献奖”金奖,该评奖由共青团北京市委、北京市委宣传部等部门举办。

  评选公示写明,王立微获奖事迹为“1998年进京创业。创办了专门为流动人口服务的打工子弟幼儿园。不断学习现代园所管理技术,特聘优秀幼师,在园内安装安全检测装置,不断推出受儿童家长欢迎的特殊服务。先后收养过三名被弃女婴”。

  昨日,面临幼儿园“违法办学,取缔拆除”,王立微很困惑,当时办园解决流动人口孩子入托难,受到政府赞许;如今面临拆迁补偿等问题,相关方面就拿“非法办学”说事。

  昨日下午,该评选活动组委会办公室(设在北京团市委社区工作部)电话无人接听。

  “黑户”十余年缘何未遭取缔?

  王立微称,彩虹桥幼儿园创办十年来,规模不断扩大,办学条件也大大改善,但确实未获得《社会力量办学证》等。

  她说,幼儿园选址和设施等均按照政府标准执行,条件已符合“转正”规定。近年来,她每年都会到丰台区教委询问“转正”事宜,获得答复都是“不符标准,不能获批”。

  “以前任何部门从未说过要取缔。”王立微说,办学十年来一直相安无事,乡政府等部门针对幼儿园召开的各类会议,都会通知自己参加。

  对此,大红门村负责人称,幼儿园起先在工商部门注册为培训中心,开展培训活动,因此无法取缔。

  丰台区教委相关人员表示,教委系统未能查询到该园注册记录,该园是否曾提出“转正”申请,还有待核实。按照属地管辖原则,该园所在地的政府有权会同教委方面将其取缔,此前未被取缔可能是考虑到诸多现实因素,“都取缔了,那么多孩子去哪上学?”

  幼儿园拆除孩子们如何安置?

  取缔拆除幼儿园,家长们担忧一二百名孩子去向。

  对此,大红门村负责人称,已让大红门幼儿园(公立幼儿园)所有孩子放假,“放假的意思就是,春节前彩虹桥幼儿园所有的孩子,都可免费安排到大红门幼儿园”。

  但有家长质疑,如果大红门幼儿园有能力接收,为何要将目前现有学生放假。时间仓促,担心大红门幼儿园无法及时扩容,导致孩子无处上学。

  而南苑乡政府相关负责人则称,大红门幼儿园也在拆迁范围,很快也将被拆除,该园原有学生将被分流到周边其他幼儿园。

  “也就是说,我们的孩子还是无处上学。”多名彩虹桥幼儿园孩子的家长说。

  本版采写/本报记者 段修建
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目前还没有相关评论,马上评论吧!
目前还没有相关评论,马上评论吧!
发表评论
*标题:
    
*内容:
0/300
*验证码: 验证码 看不清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