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百度
  • 谷歌
  • 搜搜
  • 导航
  • 导播
  • 记忆
当前位置:导航与评论 > 每日评论

陕北煤田违规私有化套利百亿

2014/4/15 阅读(17498) 评论(0) 收藏
3月11日,红墩界镇的民居。2007年,西安地调中心在红墩界镇、海则滩乡、黄蒿界乡发现700平方公里的煤田。摄影 王健  3月11日,红墩界镇的民居。2007年,西安地调中心在红墩界镇、海则滩乡、黄蒿界乡发现700平方公里的煤田。摄影 王健
三家获取探矿权公司信息一览表三家获取探矿权公司信息一览表

  还原陕西靖边“北三社”煤田“私有化”,是个惊心动魄的过程。

  这片700平方公里的煤海,被三家民营公司“北京事通恒运公司”、“北京联众博通科技中心”、“陕西亿华矿业3家公司”,获得其中580平方公里的煤炭探矿权。

  过程中,他们突破了种种的政策限制,包括国家发改委的总体规划限制,中石油的油气避让限制,国土部的暂停审批探矿权限制。

  当地盛传,能帮助民营公司突破限制的,是一位周姓商人。3家公司获得探矿权后,随即转让,获利超百亿。

  如今,公司相关负责人,国土部相关官员等已被带走调查。

  从西安向北,沿包茂公路行驶450公里,接近毛乌素沙漠南缘,是贫穷的陕西靖边县北三社——红墩界镇、海则滩乡、黄蒿界乡。当地人在黄色风沙里种植玉米、沙棘树等,人均年收入不到1万元。

  而在那片丘陵下,蕴藏着巨额财富——700平方公里的煤海。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有3家民企涉嫌用虚假申报资料,获得其中580平方公里的煤炭勘探权,向国土部门缴纳“低廉”价款后,随即转让公司股权,获利上百亿。

  一位业界的知情人士称,违规审批这么大规模的煤田勘探权,非一般人能为之。

  据多个消息源证实,三家民企中数名负责人已被抓,负责最初运作此事的靖边县原政协副主席王明光、靖边国资矿业公司法人王志东等亦被控制。

  此案并未终止,更多官员涉事被调查。国土资源部原矿产开发司司长贾其海,已于去年11月接受调查,如今已移交司法机关。多个消息源证实,贾落马的直接导火索,是违规审批靖边这三块煤田。

  反常的探矿权审批

  3块煤田的预查没有做完,还隔着普查这个环节,国土部就批了详查,业内人士认为“审批很不正常”

  一个数十米高的井架耸立在麦田里,中间安装着钻机和吊机。轰鸣的马达响声中,一根数百米长的铁管从地下抽出。历时数日的钻探有了收获,在探入地下600米左右的铁管中,工作人员发现有2米多高的煤芯。

  “那都是优势动力煤。”陕西省地质调查院一名王姓工作人员说。上述场景是2006年他和同事在靖边县找煤田时的工作场景。当时,他们受到的是中国地质调查局西安地调中心的委托。

  这个项目由国家出资,是国土部“西北大型煤炭基地后备调查评价”项目中的一个子项目,名为“陕西靖边县红墩界-海则滩地区侏罗纪煤田远景调查”。

  所谓远景调查,是煤炭勘探中的最初环节,调查较粗,仅为摸清家底。工作人员在靖边方圆700公里处,打了三四个洞,发现了煤层,厚度约2.3米,煤田资源量大致36亿多吨。

  2007年9月,西安地调中心对外公布所发现的煤矿。

  但蹊跷的是,有3家民企在地调中心公布前2个月——即2007年7月25日,已获得国土部批复的详查勘探权。

  国土部网站显示,国土部以协议出让的方式,批准三家公司获得红墩界(265.55平方公里)、黄蒿界(120.58平方公里)、海则滩(200.11平方公里)3块煤田的“详查”探矿权。

  这三块煤田都在西安地调中心新发现的煤田范围内。

  三家获批的公司是北京事通恒运咨询服务有限公司(简称“事通恒运”)、北京联众博通科技中心(简称“联众博通”)、陕西亿华矿业开发有限公司(简称“亿华矿业”),均为民营股份制公司。

  陕西省国土厅勘查处处长魏雄斌听闻后,表示诧异,认为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。“就好比盖大楼,没打地基,怎么能先盖楼。”

  中国的煤炭勘查分为4个阶段,预查、普查、详查、勘探。西安地调中心实施的远景调查,只是预查阶段。

  “预查还没有做完,国土部就给他们批了详查。”陕西省一业内人士称,这个审批很不正常,国家的远景调查(预查)尚在进行,地下什么情况还未知,属于空白地块,怎么能协议出让详查探矿权?

  连说三个“不可能”

  工商资料显示,“亿华矿业”2006年6月才成立,但2005年6月已获得探矿权,陕西省国土厅官员评价“不可能”

  随着调查深入,这3家公司的探矿权证还存在更反常的现象。

  记者通过陕西省国土厅网站,查询探矿审批信息,发现这3家公司在2005年5月和6月,已从省国土厅获得上述3块煤田的详查探矿权,比西安地调中心公布新煤矿的时间早了2年。

  在该网站,“工程建设领域项目信息公开专栏”的探矿审批信息页面显示:

  靖边县红墩界地区煤炭资源详查,探矿权人为“事通恒运”,许可证号“0100000710806”,许可证起始时间“2005年5月1日”。

  靖边县海则滩地区煤炭资源详查,探矿权人为“亿华矿业”,许可证号“0100000710807”,许可证起始时间“2005年6月1日”。

  靖边县黄蒿界地区煤炭资源勘查,探矿权人为“联众博通”,许可证号“0100000710808”,许可证起始时间“2005年5月1日”。

  而更为吊诡的是,工商资料显示,“亿华矿业”在2005年6月还未成立,该公司成立时间是,2006年6月。

  记者就此致电陕西省国土厅勘查处处长魏雄斌。魏雄斌在电话里说,“不可能。不可能。不可能”。随后表示,他去查了之后才能回复。

  靖边县发改委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靖边县政府是于2007年,委派靖边县国资矿业公司到北京运作,申请红墩界-海则滩800平方公里煤田探矿权。但不知是何原因,审批回来的结果中,出现了这3家民营企业,并获得其中3块煤田的探矿权。

  对于省国土厅网站上许可证的起始时间为“2005年”,他表示也不知情。

  记者联系靖边县国土局局长,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
  历史遗留问题?

  国土部规定从2007年2月起不再受理新的煤炭探矿权申请,3块煤田以“招商引资”历史遗留问题规避了这一规定

  靖边县国资矿业公司的法人代表是王志东。其父王明光,是靖边县政协原副主席,当地数一数二的亿万富豪。

  王明光曾是靖边采油公司总经理,还经营着一家天然气公司。据当地官员透露,去年10月,他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。

  中国的探矿权申请,需经县市、厅、部等国土部门层层审批。靖边县国资矿业公司2007年去“北京运作”探矿权申请,会遇到两个政策门槛。

  首先,省国土厅不再审批大型煤矿的探矿权。

  国土部2005年9月30日的通知显示,“超过30平方公里(含)的煤田,探矿权申请由国土部审批。”

  其次,国土部从2007年2月起,不再受理新煤炭探矿权。

  那年2月,国土部下发通知,为了防止煤炭勘查投资过热带来产能过剩,从当年的2月2日起,全国暂停受理新的探矿权申请。此后,2009年、2011年国土部又两次发文,将探矿权暂停新办期限延长至2013年12月31日。

  “2007年正是煤炭市场火爆的时期。”一名业内人士介绍,最火的时候,一吨煤坑口价达到800元(未含税),也随之炒高了探矿权价格。直到2012年,煤炭才逐步降价。因为煤炭市场火爆,国家暂停了探矿权的审批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靖边红墩界-海则滩地区的探矿权,是以“历史遗留问题”的方式申请下来的。一名内部人士称,只有通过这种方式,才能获批,“上述看似不正常的审批,实际上都是为了规避国土部的规定。”

  记者获得一份陕西省国土厅的内部文件,里面记录着由国土部颁发探矿权证的煤矿信息,其中就有红墩界、黄蒿界和海则滩。

  这3个煤矿项目简介中均提到,“它们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资勘查项目。该探矿权申请为《关于暂停受理煤炭探矿权申请的通知》(国土资发〔2007〕20号)下发前形成的历史遗留项目,已向部领导请示,李元副部长、汪民副部长已圈阅。”

  陕西省国土厅一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这就能解释为什么省国土厅网站上3个探矿权证的起始时间为2005年5月和6月,“如果不把这个时间提前于2005年9月,那国土厅也不能接受3家公司探矿权申请。”但在2005年,还没有人发现这片煤田。

 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李元于2008年退休。2011年6月,李元被宣布“双开”(开除党籍、公职)。有媒体报道,李元或涉国土资源报前社长刘允洲案,刘允洲此前因涉嫌违法违纪被“双规”。

  后补普查是“特例”?

  拿着详查探矿权证,却做普查,专业人士分析是为了获得普查报告,以进行评估备案,进而进入二级市场转让

  关于这3张探矿权证的疑点,并未结束。记者获得这3块煤田的评估报告,发现它们的普查工作始于2009年。

  按正常流程,发现煤矿后,应先普查,探知煤矿基本情况后,形成普查报告,交国土部备案,国土部请评估公司根据报告,估值探矿权的出让价款。

  为什么这3块煤田先获得详查探矿权证,再进行普查?

  4月1日,记者到陕西省地矿局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(以下简称“西勘院”)了解情况。“西勘院”是对红墩界、海则滩两块煤田普查的机构。

  “西勘院”相关负责人介绍,他们于2009年接到“事通恒运”、“亿华矿业”两家公司委托,对煤田普查。2家公司当时出具的探矿权证是“详查探矿权”。

  拿着详查探矿权证,却做普查,当时“西勘院”对此没提出异议。一位朱姓工作人员说,详查权人对普查工作不认可,有回头再做的情况,“但这是特例,很少发生。”

  记者查阅陕西省、国土部探矿权审批公示信息,在2007年之前,上述煤田均未获批过“普查探矿权”。即是说,不是公司对普查不认可,才进行普查。

  “西勘院”原副总工程师高满忠具体负责对上述煤田的普查实施。他们陕北煤项目部从2009年起,到2012年,先后为红墩界、海则滩煤田完成了普查、详查、勘探三个阶段的勘查工作。

  另一块煤田“黄蒿界煤矿”的普查,是由“联众博通”于2009年1月委托宁夏矿业公司实施,于2009年10月完成。

  2009年下半年,上述3家煤矿的普查报告均交由国土部,完成了最后的备案。2010年,国土部据此委托机构评估。次年,3家公司缴纳出让价款。

  探矿权也属于用益物权,任何自然人或法人均可申请,一旦获批,便可依法转让,从中获利。但是,转让的前提必须要手续齐备,并向国土部门缴纳相应价款。

  陕西省煤矿界一人士分析,2011年这3块煤田才具备在二级市场上转让的条件。此前虽获探矿权证,但没备案,所以无法转让,更无从获利。

  转手获利上百亿

  3家公司缴纳了不足10亿元的协议出让价款后,旋于第二年转让公司股权,其中2家公司获利上百亿元

  国土部公开资料显示,国土部是以协议转让的方式,将探矿权转给了三个公司,并令其缴纳资源价款。

  2010年,“事通恒运”、“亿华矿业”、“联众博通”缴纳的价款分别是5.7亿多元、2.99亿元和1.67亿元。

  按规定,只有三种情况,出让探矿权不用招拍挂:为重点项目配套的矿产地;整合并扩大开采的区域;为危机矿山寻找替代资源的项目。其余情形,均须招拍挂。

  上述三块煤田并不吻合协议出让的条件。

  记者从陕西省国土厅的一份内部文件里,找到协议出让的理由。

  该文件记录着由国土部颁发探矿权证的煤矿信息,其中关于这3个煤矿的简介里均提到,“该探矿权申请区域为国家出资形成的矿产地,因该探矿权申请项目为历史遗留项目,以协议方式出让该探矿权申请。若批准该探矿权申请,按规定缴纳相应的探矿权价款。”

  记者获得省国土厅的另一份文件,解释了何为“历史遗留项目”,即指“此前省国土厅依法受理的探矿权申请,因国土资源部政策变化审查中止,后2007年8月3日国土资源部作为遗留问题以国土资厅发[2007]434号复函同意以协议方式处置。”

  这3家公司缴纳了“低廉”的协议出让价款后,旋于次年2011年,转让公司股权,其中2家公司便获利上百亿。

  红墩界煤田所属的“事通恒运”,转让90%股权给泛海集团,作价78亿元;海则滩煤田所属的“亿华矿业”,转让70%股权给永泰能源公司,作价34.3亿元。

  黄蒿界煤田所属的“联众博通”情况特殊,该公司将探矿权转让给陕西元盛煤业公司。“元盛煤业”和山东兖矿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,具体价格,目前不知。

  非一般人所为

  拿到这片煤区的探矿权,需打通国土、中石油、发改委等部门,牵线人“能量绝对不小”

  靖边“北三社”700平方公里煤田,公布于2007年。也就在这一年,有3家民营公司从国土资源部拿到“详查探矿权”。这让业内人士惊诧。

  “因为这一行里有许多关系需要打通。”当地一名业内人士说,即便那些有能力的人去运作、去申请,没有三五年,也拿不下来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这片煤区探矿权比其他地方的更难申请。

  靖边县发改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靖边属于国家规划矿区,而红墩界、海则滩、黄蒿界所处的位置为榆横矿区南区,目前仅批准榆横矿区北区的总体规划,南区规划至今尚未获国家发改委审批。

  按照上述国务院文件,总体规划未获批,就不能批准探矿权。

  另一个难以获批的因素是,这片煤区处于中石油长庆油田采气带,如果要申请煤炭探矿权,还需与中石油协商,双方签署安全避让协议,方可进行。

  事实上,就在这片煤田被发现的2007年左右,中石油就宣布在那里建巨型储气中心。若在此地设立煤矿,势必会影响储气中心的建设。

 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:曾给这3个探矿权写过批阅的李元,在担任国土部副部长之前,曾在石油系统工作。他曾任部长秘书、外事司副司长、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等职。并于2008年5月起被聘任为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独立监事。

  “能够打通国土、中石油、发改委等部门,能量绝对不小。”陕西一煤老板说。

  在靖边,流传着一种说法,某周姓商人为上述公司牵线,获得三个煤田探矿权。

  多个消息源证实,靖边商人朱小红牵线,将周姓商人介绍给三家公司负责人。朱小红为2004年“靖边豪赌案”主要嫌犯。案发后,朱小红被刑拘,随后不久即被保释出监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2007年7月25日,与上述3块煤田同日批复探矿权的,还有陕西绥德河底地区36.5平方公里煤田普查权。这个煤田的探矿权人为“靖边县安泰鑫投资贸易有限公司”。

  朱小红持股该公司的50%股权。

  公司高层多人被查

  3家民企高层多人被查,涉及此事的靖边国资矿业公司的王志东及其父也被带走调查

  靖边国资矿业公司2007年去北京“运作”探矿权,虽然700平方公里的煤田被一分为四,且其中约580平方公里的煤田探矿权被3家民企获得。但是,在2009年,靖边国资矿业公司也获得剩余的189平方公里煤田的探矿权。

  所不同的是,靖边国资矿业获得的是“普查探矿权”。

  同样,在省国土厅的网站也能查到,靖边国资矿业公司先是获得省国土厅的“普查探矿权”,起始时间也是2005年6月。同样,比西安地调中心公布于媒体的时间早了2年。

  去年2月,审计署开始对陕西省国土厅的煤炭探矿权进行调查,要求省国土厅出具受理、并审查探矿权的相关材料。

  省国土厅对此进行了情况说明。这份说明称,“由于探矿权申请审查中止,没有形成探矿权,受理审查材料没有归档。目前已过十多年,办公室多次搬迁,工作人员更换,原办理人员已去世,虽经多方努力,仍没有找到当时受理的有关材料。”落款日期:2013年8月9日。

  在两三个月后,王明光和原靖边国资矿业公司法人代表王志东,被带走调查。

  “联众博通”法人代表林学荣,温州平阳人。其弟是林学飞。两兄弟是百泰投资公司的股东。

  百泰投资近年来投资石油、煤炭、医药、影视、网络媒体等多个产业。他们的投资领域包括俄罗斯能源、入股大公网等。

  林学荣还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,这个基金会是由外交部主管的社团法人。

  据内部人士称,已有很久没有见过林学荣了,听说已被带走调查,至今没有消息。

  “事通恒运”原董事长董江元,既是陕西江元实业董事长,也是陕西黄陵县的煤老板。他和“亿华矿业”的法人代表张玉禄,20多年前在黄陵县相识,当年张玉禄在黄陵从事建筑生意,也由此发家。

  张玉禄此前主要经营三星建工集团、陕西恒达房地产两家公司,此后涉足金融投资、医药等领域。

  靖边县多个政府机关人士称,张玉禄曾在靖边接了很多工程,包括县城道路等政府工程。

  据上述一位股东称,张玉禄、董江元等人已于去年被中纪委带走调查,至今没有消息。

 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北京、陕西报道

 

  • 好评(0)
  • 差评(0)
目前还没有相关评论,马上评论吧!
目前还没有相关评论,马上评论吧!
发表评论
*标题:
    
*内容:
0/300
*验证码: 验证码 看不清楚?